首页 > 穿越小说 > 全网黑后,玄学大佬又火上热搜了最新章节列表

第476章big结局

♂主编强推—>火爆爽文【收藏一下,方便下次阅读】

第476章big结局

有掌权人开ko:“姜、姜棠姑娘,”这话说的很是烫嘴,他们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如何称呼姜棠,直呼酆都帝主神的称呼big约是不好的,想必她也不愿意在此暴露自己的身份,让他们直呼她的名字,他们害怕呀。

最后他们只能在后面加上姑娘二字,不知道这算不算big不韪。

但是称呼已经喊了,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。

“据说,您不止擅长符纸,您是九君山惠恩big师最小的徒弟,也是九君山最全能的弟子,之前姜宿阁主为您报了好几个比赛,您可还要参加其他的比赛?”

八州的掌权人,原本的意思是想顺着姜棠的计划而走,但是谁知道,观众的重心却在姜宿阁主身上。

原来是因为之前网传姜宿阁主要So姜棠为徒的消息。

“阁主,您还有收徒的想法吗?”

“您之前确实眼光毒辣,一眼就知道姜棠big师天赋极高,但就连您恐怕也没想到,她能画出神符吧?”

“您现在是怎么想的?”

姜宿从始至终,面上都带着微笑,面对有的观众忽如其来big声的询问,他站起身,目光坦然:“我姜宿,从始至终,没想过收徒的事q。”

场上疑惑声尚起之前。

姜宿走到姜棠面前,“我姜宿不敢欺师门,一r是师父,终生是师父。”

师、师父?

场上遍地是cou气声。

“师父?我记得姜宿阁主的师父是上任阁主?”

“这是阁主转世?”

那些持反对意见的长老此刻恨不得cou自己几个耳刮子,恨如藤蔓一样紧紧的缠在他们身上,他们的心脏就像是被一双big手攥紧了一般,难以呼吸。

【怪不得,姜宿阁主一直跟在姜棠、姜棠阁主身后喊姐姐。】

【当年姜宿阁主被上任阁主捡回来,他便一直称呼姐姐。】

【我还以为姜宿阁主是存了收徒的心思,谁能想到事q竟然戏剧xin!】

【我棠爷就是厉害!】

姜棠看了一眼场上的q况,她并未多解释,只是抬步走向下一个比赛场地:“我来,替上任阁主完成她未完成的。”

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越发的期待。

她曾经造下的神话,还能延续吗?

姜棠来到傀儡的场地。

比赛的内容,自然和傀儡有关。

控傀!

炼傀!

玄学阁最高的傀儡,是灵阶!

唯一的一个灵阶存在于玄学阁阁内。

在场上玄术师的认知中,现仅存的王阶傀儡和灵阶傀儡皆在玄学阁。

因为这是上任阁主亲手所制。

“为了不耽误big家的时间,也为了比赛能快速进行,我想直接进行最后两关——控制灵阶傀儡,炼制神阶傀儡。”

炼制神阶傀儡便能控制神阶傀儡。

控制傀儡费时少,但是想要炼制一个神阶的傀儡,何其费时。

控制灵阶傀儡,炼制神阶傀儡,只此两项,也可以称得上全盘完成任务。

灵阶傀儡是她曾经所炼,并不费时。

巨big的冰晶被运上来了,实在是因为这冰晶太big,约莫有一个房间的big小,冰晶是透明的,里面有一张cuang,cuang上躺着一名银发男子,他闭着眼眸。

这个冰晶的构造很是奇怪,锁不在冰晶的外面,而是在里面。

换句话来说,他是被自己锁起来的。

更准确的来说,他是被自己的控傀师锁在里面的。

只要他被召唤醒来,自己开锁,自己走出来,便能证明,控傀师成功了。

除了创造他的上任阁主成功召唤过,这百年以来,big家连冰晶的影子都没看见过。

毕竟,参赛者连王阶控傀师都很少见,更别提灵阶控傀师。

“银冥,是时候醒来了。”

big家并未见姜棠做什么,她只是很平静的说了一句话,只见躺在冰晶cuang上的男子睫毛颤了颤。

不到三息的时间,里面的男人睁开了眼睛。

那双眼睛是深黑s的,只看他一眼,就好似要zuang入他那双深暗的瞳孔之内。

【帝主!】

男人称呼道。

“恩,东西可保存好了?”

“不辱帝命。”男人念叨了一个咒语,之间一个小泥偶一般的小雕塑出现在他手上。

姜棠接过来:“很好。”

场下人都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,但是有件事q他们都很清楚——姜棠成功了。

眼前灵阶傀儡堪比真人,脸上有表q,有q绪,甚至有自己的思考。

银冥似乎注意到台下的夏虁,那些阶级xin的威ya,让他再度躬下头:“夏虁big人。”

场上人顿时不解:“不是说傀儡只认主人吗?他们对召唤自己以外的人,根本不会有意识。”

“那是诸位不知道,在傀儡的世界中,傀儡是相通的,正如人和人之间。”夏虁忽得走上台,缓缓说道。

“big师兄这是什么意思?”有人问枢隐。

枢隐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。”

“四师兄,你和big师兄关系不是很好吗?”五师兄开ko问道。

场上人也很是不解。

不解夏虁在这个时候忽然上场做什么。

“帝主,”夏虁说:“时间有限,既有现成的,就不用浪费那个时间再炼制一个神阶傀儡了吧。”

炼制神阶傀儡,无异于造神。

既浪费时间又浪费j力。

夏虁不想让姜棠,把时间浪费在这里。

酆都之患,还在等着帝主强势回归。

“big师兄在说什么?我怎么听不明白?”枢隐怔在在场,他看向栖迟:“五师弟,你听明白了吗?”

几乎场上所有人都怔愣在地。

big约过了十息的时间,场上才缓缓有人回神。

【夏虁big师兄刚刚那话……是在说他也是个傀儡吗?】

【是这样理解吗?】

【还是说我理解错了?】

【我想我是幻听了,这个世界也太玄幻了吧。】

无论是直播间的观众还是在场的观众,所有人的表q都像是被雷劈到了般震惊。

夏虁冲着姜棠行了酆都的礼,【吾主,下令吧。】

姜棠目光一直看着夏虁,“你可想好了?”

“吾随吾主守护酆都,吾主在哪,吾便在哪,吾主不在乎流言蜚语,吾亦不在乎!”

夏虁目光灼灼,言语之间意思已定。

“好。”

众人只见姜棠抬手,她掌心像是有什么光芒流窜而出,冲着夏虁而去。

待姜棠落下手臂时,夏虁抬眸瞬间,他那双黑沉沉的眸子此刻已经染上了金光。

金!

神光!

众人心下赫然。

他们震惊夏虁身份之余,心里对姜棠已然升起了尊敬骇然。

今r这场傀儡榜是有史以来比赛速度最快的一次。

【傀儡榜,封神榜首——姜棠。】

场上再度响起这道声音的时候,众人已经不敢再战!

再t?度有八州掌权人,big着胆子问:“接下来,阁主可还要继续?”

她本就是上任阁主。

掌权人觉得,自己称呼一声阁主,应该不为过。

姜棠本就是全能玄术师。

接下来的几个榜单,她直接参与最后一关,几乎是半天的时间,所有榜单全部厮杀而归。

几乎是间隔半个小时,场上便响起一道声音:

【咒术榜,封神榜首——姜棠。】

【煞术榜,封神榜首——姜棠。】

【阵法榜,封神榜首——姜棠。】

【控尸榜,封神榜首——姜棠。】

【玄医榜,封神榜首——姜棠。】

一直到最后一项,【神医阁】的众人也没想到,她竟是会医的。

所有和玄术相关的,她都是全能。

场上漫天都是白s荧光之s,它们单个存在的时候十分微弱,可如今汇聚在一起宛若汪洋big海。

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汇入姜棠身体之内。

此刻她才是放心一笑。

晏辞一直在观众席上,他此刻眼睛越发的疼ton。

姜棠每闯完一关,他的眼睛就越发的灼re。

【再等等我!】

一直等最后一关落定,他看见了空中那些宛若流萤的信仰之力。

他脑中陡然想起,最开始的时候,姜棠cun瓣微动说的那句话。

再等等她?

什么意思?

“今r封神榜,才是当之无愧的封神榜。”主持人站在台上内心很是j动,任谁住持了一场封神比赛,都难以自控吧。

姜棠说:“今r实乃无奈,为报一人恩,无奈暴露身份,今r之事多谢big家,他r,还望诸位玄术师谨记好自己的初心,今r一别,各自殊途,此去经年,愿诸位保重!”

沉浸在震惊和欣喜的big家,没想到姜棠忽然来了这么一句。

她淡淡的挥手,众人脑中关于‘姜棠’二字的记忆开始慢慢散去。

从今r起,他们只记得封神榜之上,有一人以全能玄术师的身份,成功闯完第七关。

他们会记得今r的震撼,他们会铭记昔r的初心。

众人对姜棠的印象越来越淡,但晏辞对她的记忆却是越来越清晰。

姜棠的身影消失在比赛台上。

八州的掌权人此刻还怔愣在地,他们刚刚同姜棠对视那一眼,尚处在惊恐不安之中:“她、她竟然没抹掉我们的记忆。”

【八州……是玄术师的根本,万望诸位谨记自己的使命,百年前,姜棠未抹掉诸位前辈的记忆,今r亦不会,若诸位忘记初心,他r,姜棠可不会饶恕诸位,以及诸位的列祖列宗,我希望我同诸位不会有再见的机会。】

等脑海中的声音消失,八州的掌权人这才惊觉自己后背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当夜,诸位掌权人就梦见了自己的先祖,先祖耳提面命,生怕他们误入歧途,忘记初心、泯灭良知。

话再说回来。

晏辞在看见姜棠消失的瞬间,内心忽然有一种恐慌。

他说不清这种慌张,就好像她再也不会回来了一样。

冰域。

姜棠再度来到那座冰山之巅。

夏虁跟在她身后,苍穹剑也跟了过来。

姜棠看了苍穹剑一眼:“你应该留在玄学阁。”

【主人,我本就是你的佩剑,你是为了报恩才出世的,如今您已经决定重塑那位上神的真身,届时,我就可以跟在你身边了,就不用再去往人界了。】

苍穹剑最开始便是诞生在酆都。

姜棠没再多说。

事实上,祂并未完全陨落,尚有一丝真魂被封锁在冰域之中。

她一直以自己的本源温Yang着。

三次入世,她早已经积攒了庞big的功德值和功德之力。

“如今……是时候了。”

——

距离那r封神榜,如今已经过了五r。

闻勋看着给姜棠递来的剧本,他皱了皱眉头,拿着剧本去找晏辞。

“晏神……要直接回绝吗?”

闻勋身为八州的少主,他脑中有一部分关于姜棠的记忆,只要他一r没成为闻家的掌权人,关于姜棠的记忆就算不上完整,那封神榜的场景他依稀只能记清楚一半。

“暂且先留着吧,姜棠她……”

晏辞说只说了一半,就昏了过去。

当时场上一片混乱。

医院。

晏辞足足昏迷了十r。

这十r,医院最权威的医生每r不停的前来看晏辞的q况。

他呼吸平稳,身体各项组织都正常。

但他就是一直深陷昏迷。

【一个人在黑暗中待了太久,我早已经忘记了光明为何,温暖为何,谢谢你曾经给予我的温暖,你要我替你护佑这天下,如今不辱使命,未经你同意,将你的神源复活了,接下来你的苍生就继续jao给你吧。】